123

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 企业文化 > 风采网投彩票
原子能院中国实验快堆运行团队:荣誉是干事的副产品
文章来源:中国核工业报 日期:2019年07月31日

  在位于北京西南郊的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内静静地矗立着一座快中子反应堆,这里的工作人员和默默运行着的实验快堆一样,鲜为外界所知。然而,在最近公布的2017~2018年度全国青年文明号评选结果中,中国实验快堆运行团队榜上有名,这让一向低调的团队更多地为人们所熟知。

  为什么中国实验快堆运行团队能够获此殊荣?这个团队中又有着怎样的故事?近日,记者走进原子能院,与中国实验快堆运行团队人员进行了面对面的对话。

  快堆不是一天建成的

  “中国实验快堆从预研、设计、建安、调试到运行,是一个几十年不断奋斗创新的过程。”刘尚波是快堆运行室主任,曾作为首批值长参加快堆的调试和运行工作。当提及快堆的发展历程时,他说快堆运行团队从运行准备开始,走过了十几年的艰苦历程。

  为了核电安全、高效、可持续发展,我国确定了“压水堆—快堆—聚变堆”的核能发展“三步走”战略,快堆是其中的重要一环。而在我国发展快堆的“实验快堆—示范快堆—商用快堆”技术路线中,实验快堆则是开局的第一步,走好这一步对快堆技术未来的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作为国家“863”重大专项,中国实验快堆的建成和投运标志着我国正式跨入快堆国家行列。

  “从临界到满功率运行,我们基本实现了建堆目标。我作为完整经历过这一过程的人,深知运行人员的付出和艰辛。” 谈及团队这些年的努力与收获,刘尚波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他补充道:“这次获得的大奖不只属于当前的运行团队,还应该是所有从事过快堆运行的人员的光荣。”

  相较于有着多年运行经验、运行业务相对成熟的压水堆来说,中国实验快堆是国内首堆,很多方面都靠运行团队去创造和探索。

  工作中,快堆运行团队摸着石头过河,逐步完善顶层技术和管理文件。他们在完成运行质保大纲和管理程序的同时还按照新的格式和要求升版了运行规程,并且编制了以任务为导向的260多份操作票,使其适用性大大增强,基本覆盖了全部运行操作。

  “我们深知责任重大,挑战巨大。想要把快堆的运行水平提升到新的高度,还要面对眼前的各种困难。但无论多难,运行团队都会以不畏时艰的良好态度,求真务实努力工作,为快堆事业发展打好基础。”刘尚波说。

  完成快堆各项试验和平稳运行只是第一步,运行团队并没有就此裹足不前。当下,中国实验快堆正承担着示范快堆电站的6类材料和燃料的辐照试验任务,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快堆运行团队立志做国家快堆事业的基石。

  “每次开堆我们都如临大敌”

  “在运行团队里,每个岗位都承担着不同的责任,只有整体优秀才能运行出色。”刘尚波向记者介绍了坐在他旁边的技术专家徐斌、王长茂,以及现任值长张焕旗和张乾。

  “他是我们队伍的宝贝,之前不仅解决了主泵抗震计算的问题,还提出了建设性的电气改造方案。快堆能解开技术死结,具备高功率开堆条件,跟他有很大关系!”刘尚波对徐斌赞不绝口。

  外貌朴实的徐斌一开口就显现出了扎实的专业功底。王长茂是核安全系统设备试验和检查的总体技术负责人,也是快堆运行疑难杂症处理专家。两位专家向记者介绍了这些年攻坚克难的工作经历。创业艰难百战多,和专家的对话中,记者体会到快堆事业筚路蓝缕的辛苦。尽管如此,他们无怨无悔,甘愿选择那种滚烫的人生。

  如果将快堆比作一架战斗机,运行人员就是战斗机的驾驶员。为了快堆事业,承担着身体和心理上的双重压力。人们往往惊叹于战斗机在天际驰骋时的英姿,却看不到驾驶员在背后为之默默付出的汗水:他们六班三倒,少有时间和家人团聚;随时要应对各种突发事件,紧张的气氛压得人喘不过气。为了配合快堆运行,运行人员的生活几乎被牢牢“绑”在了反应堆上面。一切都要以工作优先,这是特殊岗位带来的特殊要求。

  “每次开堆我们都如临大敌。”张乾严肃地说。他身兼数职,既是值长,又是技术管理组组长。作为运行的大管家,堆上的管理工作在他手上处理得井井有条。

  “有次下午换料,忽然就发生了故障,那时正赶上张乾当值。等问题解决完毕,已经是次日凌晨了。”刘尚波说,“工作中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预期外的情况。我的手机要24小时开机,音量按到最大,从不敢调成振动模式。机组有任何风吹草动我都要随时了解。”

  “孩子有次和我抱怨,‘为什么家长会都是爷爷奶奶去?’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张乾的话语中略显无奈。当被问及运行人员过年能否回家时,他说:“要看过年时的排班表。很多时候家在北京的同事会自愿留下来,让外地的操纵员回去。”

  “大年三十值班,你心里怎么想?”

  “我不值别人也要值,这是运行人员的责任。”张焕旗平静地说。平平淡淡的话语却令人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与快堆共成长

  在获得“2017~2018年度青年文明号”后,刘尚波说,“取得荣誉从来不是目的,它只是踏实干事的副产品。”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快堆运行团队先后完成了临界、低功率、升功率等各项调试试验,其间未发生过0级以上的运行事件。

  每次完成重要任务后,张焕旗都会对自己的工作进行复盘。“作为值长,我对机组安全运行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运行过程中,我要做出许多决策,下班后我就反复想自己对问题的处理还有哪些可以改进的地方。”运行期间,每个人处理问题的经历都会成为后来人的经验反馈。正是在无数像张焕旗这样的工作人员的不懈努力下,中国快堆事业才得以高速发展。

  除日常工作任务外,运行团队非常注重对外交流。目前,他们与法国CEA、俄罗斯BOR-60快堆、压水堆核电厂、霞浦核电、华电集团等单位都有合作。“我们同他们学技术、学运行、学管理、搞共建,我们也参与快堆的设计,争取参加大堆的调试工作,让运行团队多多吸收新鲜空气,不断成长。”刘尚波非常乐于见到运行团队与外界互动。值得一提的是,霞浦核电快堆首批51名操纵人员的培训就是在这里完成的。

  诗云:一万年来谁著史。运行人员在每个试验中,都要在试验日志和报告上签下自己的名字,而正是这些一笔一划的签字承载着中国实验快堆的各项进步。一份份严谨详实的试验日志和试验报告就是中国的快堆发展史,写下这部发展史的作者们则是可敬可爱的快堆运行团队。对他们而言,奋斗的过程是自我实现的过程,过程中有足够的快乐,所以不觉得苦、累、难。这种内生动力激发了运行团队干事创业的积极性,中国快堆事业正快马加鞭不断向前奋进。作为一支勇担国任、不辱使命的队伍,他们将继往开来创造新的辉煌。(陶春阳)

【打印】 【关闭窗口】